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泉忠的博客

京港台日新宏图

 
 
 

日志

 
 
关于我

作者为东京大学法学博士、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员、哈佛大学富布赖特学者、凤凰网“十大观察家”、凤凰卫视《时事辩论会》特约评论员、《明报月刊》等多家报刊特约作家。联络:shoulicheng@hotmail.com 新浪微博:http://www.weibo.com/linquanzhongvip 腾讯微博http://t.qq.com/linquanzhongvip

网易考拉推荐

解讀馬英九的「一國兩區」   

2012-05-14 14:51:07|  分类: 台灣縱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刊登于本期《明报月刊》2012年5月号。作者:林泉忠〉

   解讀馬英九的「一國兩區」 

         ----打開兩岸政治談判大門的鑰匙?

        作者:林泉忠

随著两岸的历史性双向交流逐渐上了轨道,政治对话排进下阶段两岸协商的议程已无可避免。选前在呼吁签订「两岸和平协定」中摔了一跤的马英九,为了亡羊补牢,并乘势扩大「一国两区」概念的操作空间。然而,无论「一国」还是「两区」,在解释上与运作上都困难重重,善于掌握主动权的北京将会如何盘算?

    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于马英九「五二〇」就职演説的前两个月到访北京,在拜会胡锦涛时突然抛出与「一国两制」仅一字之差的「新」概念「一国两区」,震撼海内外,成为继一九九八年李登辉「两国论」后最受瞩目的两岸定位论述。一石激起千重浪,「一国两区」新论顷刻间在台湾社会波涛汹涌,海内外舆论则一前一后聚焦两方面:一、吴伯雄的言论是否马英九授权?二、「一国两区」用意何在?

                               「一国两区」的双层意义

    关于「授权说」方面,舆论与各方学者的分析几乎一致认为不可能是吴的个人见解,而应是马英九的意思;至于马让吴抛出此议题的意图则説法不一。

    笔者以为马英九为在大选之前抛出「两岸和平协定」说的失败而亡羊补牢是「一国两区」出炉的主要背景。大选期间,为了避免该议题发酵成选举毒药,马英九事后慌忙地不仅加上一道北京向来极度「感冒」的「公投」门槛,还在舆论压力下被迫承诺连任后也不会与北京举行政治谈判。马英九之所以需要亡羊补牢,可解读为是为了回馈北京在大选期间首次大动作动员大陆台商积极为马「辅选」,以及过去四年来大陆在两岸实现双向交流方面的「让利」善意。

    然而,马英九提「一国两区」的意义不应祗停留在回馈北京的善意上,更为深层的意义应是能否为开启两岸政治对话提供契机。显然,「一国两区」论的提出包含此方面的考量。                   

    严格而言,「一国两区」并非全新的概念。早在二〇〇八年八月马英九在接受墨西哥媒体专访时,就提出了依循中华民国宪法修订条文中有关「大陆地区」和「台湾地区」説法的「两岸特别关系论」(参考拙文〈解剖马英九的两岸特别关系论〉《明报月刊》2008年10月号)。因此,「一国两区」充其量只是新瓶装旧药。

                           去掉「搁置争议」的用意   

    其实,新包装的「一国两区」只是马英九在选后试图打开两岸政治对话大门方面所部署的第一步棋。第二步则是接踵而来的「吴李会」。                 

     四月一日,后任副总统吴敦义应北京邀请,以「两岸共同市场基金会最高顾问」的民间身份赴海南岛三亚市出席博鰲亚洲论坛,并与大陆「后任」国家副主席兼总理李克强举行会谈。台湾媒体把焦点放在对吴敦义所提的「两岸和平、求同存异,讲信修睦,民生为先」上,并尝试去比较与四年前博鰲「萧胡(锦涛)会」时,萧万长所提的旧十六字箴言(「正视现实,开创未来,搁置争议,追求双赢」)之间的异同。

   与台湾主流媒体的解读不同,笔者以为吴敦义新十六字箴言的重点不在「讲信修睦,民生为先」这八个字的新意,而在去掉「搁置争议」这四个字背后的用意。「搁置争议」中的「争议」所指的正是两岸关系定位的问题,如今不再坚持「搁置」深具「争议」的两岸定位,显然是为未来开启两岸政治对话铺路。配合此意,吴敦义还直接提出了两岸进行政治性对话的「三要件」,即:一、两岸诚意与善意;二、内部共识;三、民意支持。诚然,「三要件」的重点在于期待台湾社会能在两岸展开谈判议题上形成一定的共识。                                         

    如果说第一步棋的「一国两区」论是为了试探北京的接受程度,则第二步棋的目的在于再次测试台湾民众对两岸政治协商的反应。                      

                           北京不改观望态度 

  至本稿截止前,「一国两区」论已出炉三周,「三要件」说也经历了两周。整体而言,无论是北京还是台湾民众,双方的反应都没有出乎马英九的预期。

   虽然,北京至今仍未明确表态是否支持「一国两区」,却也未出现任何官方批评「一国两区」的言论。民间方面,无论是网上舆论,还是对台智囊大体上也都倾向保持开放的态度,因此可视为马英九的第一步棋已顺利迈出。

   至于台湾社会的反应方面,「一国两区」出台之初,台湾舆论一片哗然,民进党及其他绿营要人纷纷痛批评「马区长」对北京的统一呼吁投怀送抱。至于民调,目前只有亲绿的新台湾国策智库公佈了结果,根据这项调查,六十六.三%的民眾不认为「一国两区」等同「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说法,仅十七.五%表示赞同。虽然其他民调的结果也需参考,台湾社会内部仍然存在一定程度的疑虑,应是不争的事实。

   不过,败选后的民进党正处于全面思索「如何面对中国」的特殊阶段,社会也在期待民进党应有大胆的两岸思维,在此氛围下,绿营的言论也开始出现不同调。

   先是被视为民进党理论家的郭正亮批评民进党不应在执政时接受具「一国两区」意涵的中华民国宪法(包括定位「自由地区」(「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的增修条文第11条),回到在野后又开始反对中华民国宪法。随后,郭又撰文积极解读马英九提出「一国两区」的用心:「接受一国框架」,换取「承认两岸治权」。

                            绿营阻力渐趋鬆动

   其后,随著民进党主席选举战进入白热化,两岸议题成为焦点。被视为大热门的苏贞昌在发表参选宣言时强调要「以积极自信与中国交往互动,让中国完整了解台湾,用对话代替对抗」。另一边厢,民进党另一「天王」谢长廷则在4月15日大胆提出应以中华民国宪法来与大陆对话的言论。谢长廷如此的「宪法对话论」实际上与马英九欲以基于宪法的「一国两区」框架来与北京谈判的意图已相当接近。不难预测,如此绿营中越来越多的「容宪论」呼声,将对台湾社会在逐渐接受「一国两区」概念上起著不可忽视的推动作用。

    换言之,马英九的第二步棋也已呈现「渐入佳境」的势态,有利于第三步棋的部署------于「五二〇」第二任总统就职演説中发表下阶段两岸关系发展方向的新论述。关注的焦点是马英九会否进一步阐明「一国两区」概念的内涵,同时呼吁北京以此作为两岸政治对话的基础。

    毋庸置疑,「一国两区」是现阶段马英九政府在两岸定位上所能作出的最大让步。然而,关键是北京是否愿意接受「一国两区」作为启动与台湾政治对话的基础?笔者以为不容过度乐观。

                        「九二共识」过渡「一国两区」?

    诚然,「一国两区」是经过精心设计、反覆推敲的產物。它不仅要符合中华民国宪法,以强化对台湾民众的説服力,也有利于将绿营的反弹降到最低;同时它也要连接北京「大陆和台湾同属于一个中国」的基本对台政策,让北京找不到全面否定「一国两区」概念的理由。不过,「一国」也好,「两区」也好,各自如何定义本身是一大难题。尤其是「一国」的定义,北京不可能接受「一国」是指「中华民国」,反之台北也不会接受将「一国」定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至于「两区」,虽然表面与各自的宪法不直接构成矛盾,然而承认「两区」是否等于公然承认了北京的治权不及台湾?北京一定会步步为营,谨慎应对。

    另一方面,从北京主导两岸关系的能力来看,要大陆直接接受「一国两区」概念也不现实。

    两岸恢復準官方(大陆「海协会」与台湾「海基会」在表面上是「民间」机构)接触后,二十年来两岸关系发展的主导权一向掌握在北京手里。北京从不接受过去台湾单方面提出的任何有关两岸定位的说法,不仅对李登辉的「特殊的国与国关系」和陈水扁的「一边一国」一脚踢开,对连战等提出的「邦联制」与「联邦制」也不予理会,连对李登辉主政初期的「一国两府」概念与国统纲领都嗤之以鼻,北京唯一对台湾妥协的例外是「九二共识」。

                          北京如何利用「一国两区」?

   当年两岸举行「香港会谈」后,北京一如既往地高调反对台北提出的「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直到2005年北京大幅度调整对台政策,在连战破冰之旅后,才正式接受了原本由当时担任台湾陆委会主委的苏起于2000年包装的「九二共识」,并将之作为对台新关系的基石。北京之所以改变初衷,接受「九二共识」,最重要的原因是为了对自己的对台新政策寻找依据,以合理化在不要求台湾支持「统一」的前提下,推动两岸的全方位交流。即便如此,北京也祗强调「九二共识」中两岸对「一个中国原则」的「共识」,从未对台湾表示接受「各自表述」的説法。再者,「一个中国」虽然触及两岸的国家框架,却非清晰的两岸定位。一旦涉及两岸关系的定位,北京定会更加谨慎。

    再者,过去四年北京成功地主导了两岸的双向交流,经本次总统大选后,更确认了经济力量对影响台湾政治的有效性,使北京对掌握两岸的主导权更具信心。因此,台湾蓝营人士与亲蓝舆论基于北京接受「九二共识」的前例,而认为「一国两区」在两岸定位方面「可行」的解读恐怕多半是一厢情愿。此外,从台湾于九十年代特别制定《香港澳门关系条例》,将港澳地区与大陆地区分别对待来看,「一国四区」可能较之「一国两区」更能体现中华民国宪法所涵盖的国土范围及彰显四地关系在管理与运作上的特殊性。因此,「一国两区」是否适合作为定位包括两岸在内的基本国家架构来操作,亦仍有值得商榷之处。

    话説回来,尽管中南海直接接受「一国两区」概念的可能性不高,不过对北京而言,「一国两区」仍有可以善用的空间。正如彼此承认了以否定台独为宗旨的「九二共识」但同时默认两岸对「九二共识」的内涵有不同解读一样,北京也可以在今年以崭新的「一二共识」作为两岸政治对话的基础,同时容许各自对其中的「一国」/「一中」进行解读。

    马英九透过精心部署的三步棋,已大致成功地对内对外提出了相对四平八稳的「一国两区」概念。如今已将球抛给了北京,中南海如何接手?如何将之善用于打开两岸政治谈判的大门?「九二共识」二十周年的今年无疑将是至关重要的一年。

  评论这张
 
阅读(263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