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泉忠的博客

京港台日新宏图

 
 
 

日志

 
 
关于我

作者为东京大学法学博士、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员、哈佛大学富布赖特学者、凤凰网“十大观察家”、凤凰卫视《时事辩论会》特约评论员、《明报月刊》等多家报刊特约作家。联络:shoulicheng@hotmail.com 新浪微博:http://www.weibo.com/linquanzhongvip 腾讯微博http://t.qq.com/linquanzhongvip

网易考拉推荐

香港政改方案通过的意义  

2010-06-28 03:01:30|  分类: 香港一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首发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香港政改方案通过的意义 - 林泉忠 - 林泉忠的博客
625日香港立法会首次通过政改方案。(东方日报)
  香港立法会于25日历史性地通过了由特区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

  本来被视为将再次被民主派议员集体否决的此项议案为何最后能戏剧性地通过?其峰会路转的过程真相如何?方案的通过本身有何意义?通过后对香港 “普选”之路又有何影响?

  首先来回顾一下这次香港政改柳暗花明的戏剧性过程。

  根据香港基本法的规定,香港特首与立法会最终将由普选而产生,2007年后的选举方式由特区政府提出、立法会通过后由人大备案批准。民主派议员早年在追求2007和08年“双普选”失败后,继续主张2012年普选立法会。不过,2007年人大常委会“释法”并作出决定:2012年的立法会选举维持在一半直选,一半非直选(功能组别)的比例。这次特区政府就是根据人大此项决定,提出2012年的具体选举案的。由于民主派议员认为方案并不符合朝向“双普选”的安排,因此酝酿再次否决政府方案。舆论也估计此项方案在占有超过三分之一议席的民主派议员的反对下难以通过。

香港特区“五巨头”乐见政改方案顺利通过。(明报)

  不过,民主派中的最大政党民主党团结部分温和民主团体,为了不重蹈2005年政改失败的覆辙,不愿看到香港政改原地踏步,因此主张在人大决定的前提下增加新增议席的民主成分,于是提出改良方案,即在新增的五席非直选议席的产生方法上,原定由区议会议员互选的议席,改为由区议会议员提名,全港一般选民投票选出,即所谓的“一人两票”方案。

  民主党于517日提出此项改良方案后,中联办副主任李刚以及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先后发表改良方案不符合基本法以及违反人大2007年决定的言论。与此同时,524日李刚破天荒与民主党进行历史性会晤,然而会见后仍没有任何进展。在此阶段,原本得到市民过半支持的政府方案逐渐下跌。61日,改变立场的梁爱诗上书中央,力陈改良方案合理,14日曾荫权也上书中央,随后中央立场软化。

政改方案通过后,立法会场外部分市民齐声欢呼。(大公报)

  到了17日曾荫权与坚决反对方案的公民党党魁余若薇进行电视辩论的当天,梁爱诗公开表示民主党的改良方案可以接受。当晚,历史性电视辩论后,中联办向中央紧急报告最新民调显示香港市民反对政改方案的人数过半,翌日中联办即接到中央接受改良方案的通知。随后,唐英年等特区政府高官、其它建制派人士包括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陈弘毅、人大常委范徐丽泰、政党民建联等陆续“转肽”,发表支持民主党的改良方案。
香港《信报》报道梁爱诗“转肽”。
 民主党方面也在立法会表决的前两天正式收到中央接纳改良方案的通知,尽管公民党与社民连仍坚决反对政改方案,不同意投赞成票的民主党议员郑家富还退党抗议,不过其它八位民主党议员仍接受党的决定,在23日投了赞成票,为这场目不暇给的政改争议拉下帷幕。
  显然,中央作出让步是
这次政改通过最后阶段的决定性因素。这也是中央自从香港社会“普选”议题出现十几年来,一改过去“一步不让”的姿态,首次在该问题上做出显而易见的让步。其原因主要有三点,一是如果政改方案再次被否决,显示温和民主派的妥协路线没有成果,未来香港社会会更倾向以激进手法争取“双普选”,不利社会的稳定;二是社会如此高度关注的政改,如果曾荫权政府只能提出再次被否決的方案,意味著曾荫权的無能,因此特区政府未来两年可能会变成“跛脚鸭”,许多政策都难以推动;三是在2015年下阶段讨论政改、为2017普选特首作準备时,形势会更为严峻。
立法会表决前夕,部分“
80后”年轻人表达反对诉求。(明报)
  另一方面,对民主党与温和民主派而言,虽然政府与建制派最后转而支持民主党的改良建议,但是这充其量只是增加了2012年立法会选举的民主成分,包括民主党在内的民主派所期待的最终取消非直选议席(功能组别议席)的问题上,中央与特区政府并没有作出明确的承诺。泛民主派与香港主流社会对大常委会于2007年决定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在2017年、立法会在2020年将达至“双普选”是“来真的”还是“玩假的”的疑虑,并没有在民主党与中央的对话中得到消除。
 此外,这次政改也导致泛民主派的分裂,被揶揄为“投降派”的民主党将会继续受到公民党、社民联与学联等团体的嘲笑、批评与部分社会舆论的压力。
23日政改方案通过后,“泛民”内部如何整合,在未来的政改问题上如何协调,如何有效地争取“真普选”,仍是未知之数。
曾荫权在电视辩论中落败,导致反对政改声音剧增。(苹果日报)
  显然,“政改”博弈的戏码仍会上演下去。 不过, 这次香港政改方案的通过,是中央与香港民主党等温和民主派都能秉着以民意为依归,以务实的态度,通过真诚的协商与让步的结果,其意义不仅为香港迈向普选前进一步,更重要的是开启了中央与拥有六成民意基础的香港民主派之间有效的对话机制。
 目前离人大常委会决定香港可以普选特首与立法会不到
10年,期待中央、特区政府、建制派与泛民都能珍惜这次政改的成功,以最低的社会成本,在尊重香港基本法对普选承诺的前提下,为香港政改的最后十年制定出普选蓝图,平息香港回归十三年来不停的政改争议,使特区政府与社会都能更集中精力来共同构建新时期香港的发展方向。
 从此期待而言,这次政改成功对避免香港社会内耗以及达至香港的长治久无疑将具有不可低估的历史性意义。
基本法承诺的“普选”如何达成,仍有待共识的凝聚。
     
                     歡迎閲讀其它最新拙文

        香港历史性电视辩论与“双普选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