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泉忠的博客

京港台日新宏图

 
 
 

日志

 
 
关于我

作者为东京大学法学博士、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员、哈佛大学富布赖特学者、凤凰网“十大观察家”、凤凰卫视《时事辩论会》特约评论员、《明报月刊》等多家报刊特约作家。联络:shoulicheng@hotmail.com 新浪微博:http://www.weibo.com/linquanzhongvip 腾讯微博http://t.qq.com/linquanzhongvip

网易考拉推荐

「哈日」與「去殖」中的共鳴?---從香港看《海角七號》  

2008-12-17 14:02:31|  分类: 香港一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刊登於香港《明報》2008年12月17日。作者:林泉忠〉

〈解題語〉《海角七號》的話題已經迅速從台灣擴大到兩岸三地。這篇拙文從香港的角度來觀察影片在香港引起的社會效應。究竟香港人如何看《海角七號》?香港與台灣這兩個社會都存在「哈日」現象,也具有殖民地與後殖民地的經驗,兩地觀衆如何對《海》片產生共鳴?其背後因素如何解讀?本文與另上一篇
〈欲走還留的「去邊陲化」意象?——解讀《海角七號》中的「國境之南」語境〉無論風格、角度、文體都有所不同,歡迎比較。〈請在閲讀完本文後,再作評論〉

「哈日」與「去殖」中的共鳴?---從香港看《海角七號》 - 林泉忠 - 林泉忠的博客
香港的《海角七號》廣告牌

在台灣創造了戰後票房神話的《海角七號》在香港上映已經進入第四周,首周還榮登票房冠軍。台灣電影能在這個曾經被譽爲「東方荷里活」的香港也有如此佳績,不能不說是個奇蹟。

究竟是甚麽因素使香港觀衆對《海》片產生了共鳴?除了活靈活現的人物刻劃以及「RAW」得不能再「RAW」的寫實内容之外,恐怕其中也還有扣人心弦的深層因素。那麽,究竟是歷久不衰的「哈日」現象使然,還是同樣經歷過殖民地經驗的香港和台灣尋找到了共鳴之處?

「哈日」一詞出自於九十年代的台灣,然而追溯該現象的歷史,其發源地恐怕不是今日號稱「哈日大本營」的台灣,而是英國殖民地時期的香港。

戰後亞洲各國長期實施禁止輸入日本文化的政策。台灣和大陸要到九十年代才正式解禁,而韓國則到了前幾年在金大中主政下才開放。東亞地區之中唯一沒有推行類似政策的是香港。

「哈日」與「去殖」中的共鳴?---從香港看《海角七號》 - 林泉忠 - 林泉忠的博客
當年的李香蘭

經過一九四九年新中國的成立以及隨後以上海為中心的中國流行文化工業紛紛南移之後,香港在五十年代已經恢復了和日本的文化交流,日本電影重新進入香港戲院,李香蘭(山口淑子)、寳田明等日本明星也來港拍片。在香港灌錄了許多唱片的李香蘭在大陸一度以漢奸罪被捕,其後還暴露了她的日本人身份,但這一切似乎不影響她在香港的人氣。而七十年代的日本歌星如歌影雙棲的山口百惠、歌手澤田研二、西城秀樹、五輪真弓等在當時的香港也幾乎無人不曉。

不過,日本流行文化在香港大行其道,還不能不提卡通片和電視片集。香港也是戰後最早播放日本電視節目的地區,早期播出的日本卡通片包括有《小飛俠》、《Q太郎》、《森林大帝》,而人氣電視片集則有《柔道小金剛》、《綠水英雌》、《青春火花》、《柔道龍虎榜》等等。

「哈日」與「去殖」中的共鳴?---從香港看《海角七號》 - 林泉忠 - 林泉忠的博客
《Q太郎》

港台「哈日」  語境各異

自從九十年代台灣對日本文化重新開放後,香港似乎將「哈日」中心的地位拱手讓給了台灣。不過,年輕人一刻也沒有停止過對日本流行文化的迷戀,十幾年來日本音樂、漫畫、卡通、電視劇、電影、遊戲機幾乎與日本同步流行,而幾年前的電子寵物雞、貼紙相也風行一時。近年來日本壽司店開了一家又一家,也是香港人唯一願意排長龍等候的餐館。

當然,香港社會對日本文化的迷戀與台灣跨越三代的日本情意結顯然不能同日而語。

台灣年輕一輩是在老一代的「戀日」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因此年輕人的「哈日」不僅僅是「流行」,而是有文化基因使然。許多台灣老太太包括李登輝夫人至今仍在使用日治時期留下來的「家計簿」,而壽司至今仍可以在台灣的街市隨便買到,年輕人也喜歡在家裏特設一間榻榻米房,可見台灣文化的底蘊離不開日本的影子。

和台灣相反,香港老一代不僅不「戀日」,還有當年日本佔領香港「三年零八個月」的痛苦記憶。不過,顯然老一代的「仇日」並不束縛戰後香港人的日本觀。資訊透明的香港使港人既可以熱情支持「保釣」,也會對追上日本女孩的身邊朋友投向羡慕的目光。因此,香港觀衆對《海角七號》中阿嘉與友子的戀情會如此「受落」也就不難明白了。

「哈日」與「去殖」中的共鳴?---從香港看《海角七號》 - 林泉忠 - 林泉忠的博客
《海角七號》中的阿嘉與友子擁抱劇照

「去殖」困境中的共鳴?

說到香港觀衆對《海角七號》的共鳴,恐怕還與港台彼此的殖民地經驗有關。影片中台灣人到碼頭歡送載著日本人的船隻離開的最後一幕,並不難使大家聯想起「九七」時香港人聚集海旁向添馬艦告別的情景。筆者也目睹了彭定康到太古廣場與市民道別時,人潮中的依依不捨。對許多港人來説,雖然他們有殖民地統治者的身影,然而在這塊土地盡過心力的人,就如八田與一之於台灣人一樣,值得懷念。而且再怎麽說,回歸前的那一切都是港人集體記憶的一部分,不會輕易抹去。

「哈日」與「去殖」中的共鳴?---從香港看《海角七號》 - 林泉忠 - 林泉忠的博客
市民向載著彭定康一行的大不列顛號揮手告別

香港和台灣在殖民地經驗上的共同之處,還有「回歸祖國」和「去殖民地化」的問題。

戰後的世界史告訴我們,前殖民地在殖民統治者離開後都紛紛獨立,但是無論台灣、香港,或許還可以加上澳門這幾個地區所經歷的卻是罕見的「回歸祖國」(台灣稱「光復」)。而且,彼此之間至今仍不約而同地存在不同程度上的身份認同問題。

同時,香港和台灣在後殖民時代也都陷入「去殖」的困境。「去殖」的前提是殖民地時期的不平等權力架構必須瓦解。但是,日本人走後台灣人迎來的是以外省人為主體的國民黨獨裁統治,而由於國民黨背負歷史「原罪」,即使台灣在民主化後仍缺乏反思日本殖民統治的時空,也使揮之不去的日本「鄉愁」能夠在《海角七號》中「自然」呈現。

香港雖然沒有台灣人當年「狗去豬來」的「二二八」悲情,但是也有回歸後經濟下滑、「二十三條」以及每年的「七一遊行」等新集體記憶。特區政府至今的統治架構仍幾乎與「九七」前無異,因此回歸後政府也和當年國民黨一樣不敢提「去殖」,而是一味地強調要如何「愛國」。

不知道今天的統治者看了《海角七號》會有何領悟?

〈本文刊登於香港《明報》2008年12月17日。〉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81216/4/9rpt.html


請閱另一篇觀察兩岸《海角》效應的評論

欲走還留的「去邊陲化」意象?
——解讀《海角七號》中的「國境之南」語境


(請續閲另一篇文化評論,見證兩位中國第一代流行曲巨星的歷史重聚)

《陳蝶衣與姚莉的最後一聚——紀念「世紀詞聖」逝世一周年》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