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泉忠的博客

京港台日新宏图

 
 
 

日志

 
 
关于我

作者为东京大学法学博士、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员、哈佛大学富布赖特学者、凤凰网“十大观察家”、凤凰卫视《时事辩论会》特约评论员、《明报月刊》等多家报刊特约作家。联络:shoulicheng@hotmail.com 新浪微博:http://www.weibo.com/linquanzhongvip 腾讯微博http://t.qq.com/linquanzhongvip

网易考拉推荐

欲走還留的「去邊陲化」意象?——解讀《海角七號》中的「國境之南」語境  

2008-12-12 10:04:18|  分类: 台灣縱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刊登於香港《明報月刊》20091月號。作者:林泉忠)

〈解題語〉《海角七號》所展現的是呼籲走出悲情的後殖民主義視角,還是突顯了台灣在「去邊陲化」與建立主體性的道路上欲走還留的矛盾?在不同的文化氛圍與「國族」語境下的兩岸人民究竟是從《海角七號》中找到了可以共鳴的「最大公約數」,還是赫然發現了無法融合的「最大分歧點」?

 

在剛過去的感恩節期間,筆者造訪了位於普林斯頓的台灣友人,並有機會觀賞到了期待已久的《海角七號》。無巧不成書,獲得「金馬獎」最佳原創音樂的該片主題曲「國境之南」,其名取自村上春樹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而這本書正是村上於一九九二年在普林斯頓完成的。

          「國境之南」的雙重意涵

 不過,「國境之南」不僅僅是電影《海角七號》的曲名,更是該片所寓意的主題思想,並與「海角」互相呼應。                          

 其實,「國境之南」與「海角」本身承載著雙重的意涵。

 不言而喻,「國境之南」所指的是片中故事的所在地――位於台灣最南端的恆春鎮。然而,恆春鎮所象徵的「邊陲」,不僅僅是地理上的,還是心理上的,更是涉及政治與經濟等權力關係上的,這是「國境之南」所隱含的深層意涵。

 而魏聖德導演在《海》片中所要傳遞的「邊陲」訊息則有兩點。

 首先是「邊陲」的可愛之處。生活在恆春鎮的幾個小人物一個個被塑造得栩栩如生,而這也正是《海》片最引人入勝的地方:「愛現」的茂伯看似頑固卻親切可愛,而其詼諧的台詞更與年輕觀衆的笑聲連在一起;在「千年傳統,全新感受」不離口的米酒推銷員馬拉桑身上,人們看到的是客家人勤奮不懈的拼搏精神;還有對老闆娘情有獨鍾,敢於追求真愛的水娃、經常不依循大人的牌理出牌的大大、戀戀不忘遠離的妻子而自我放逐的勞馬、身處權力邊緣而「邪」中帶正的鎮代會主席,以至在台北歷經挫折並在回歸恆春後重新站起來的主角阿嘉等等。

               來自「邊陲」的呐喊

 台灣日本研究院院長許介麟撰文批評《海》片「缺乏哲學思想」,其實不然。影片正是透過對這些小人物的用心刻劃,巧妙地揭示了生活在「邊陲」小鎮的人們或許都很「渺小」,但是每一個人都有血有肉;既使身處「國境之南」,每個人也都可以找到自身的位置,都有其存在的價值,而彩虹之所以如此繽紛正是因爲匯集了包括「邊陲」裏一個個「渺小」的生命力。

 當然,編導有更具體的本土關懷。不言而喻,影片中活靈活現的恆春人所呈現的是台灣人知命、樂天、善良的本土性格。顯然,《海》片在提醒大家要珍惜台灣這塊土地、這個可愛的生命共同體。

 有「邊陲」,自然就有「中心」。不,應該是有了自以爲是的「中心」,才會有不被重視的「邊陲」。影片開頭阿嘉的一句「操你X的台北」,所隱喻的正是「邊陲」對「中心」的反叛。而這一不滿,也與鎮代會主席洪國榮對友子的嗟嘆「你看我們的海這麽美,爲什麽一些年輕人就是留不住」而得以前後呼應。如果說前者是積壓了不滿能量的「邊陲」對「中心」的衝動宣洩,那麽後者則是其剩餘價值被不斷搜刮後充滿無力感的委婉控訴。這是《海》片所要傳遞的另一則「邊陲」訊息。

           「去邊陲化」的本土視角

 誠然,《海》片中所欲表現的「邊陲」與「中心」之間的關係,不僅僅是恆春小鎮與台北大都的從屬關係,更是台灣這一東亞「邊陲」在歷史上、在現實中與諸多「中心」之間的從屬關係。影片也因觸及此一更深層的關係而顯得更有張力。

 在歷史上,台灣於十七世紀受過荷蘭與西班牙的佔領,在十九世紀末至二次世界大戰也淪爲日本的殖民地。而到了一九四五年「光復」後,「二二八」事件在台灣社會留下揮之不去的省籍烙印,國民黨政府因此一度被許多台灣人視爲新的「外來政權」。而即使是民主時代的今天,對台灣而言,在許多領域仍然承受著來自北京與華盛頓的壓力,無形的「中心」時隱時現。

 顯然,一部電影很難處理所有台灣與各「中心」錯綜的歷史關係。因此,編導選擇了在台灣内部爭議較少又容易引起主流社會共鳴的台日關係。從台灣觀衆普遍的反應來看,這一選擇無疑是成功的。老一代的「戀日」與年輕人的「哈日」原本語境各異,然而兩者卻能在《海》片所鋪陳的意象中得以連接。

 影片透過來自日本那七封遲到了六十年的情書勾勒出台灣與前殖民統治者日本之間的恩怨。《海》片並沒有清楚交代爲何日本教師沒有帶走台灣少女,更沒有描繪被抛棄的友子其後漫長的心路歷程,唯一的鏡頭是數十年後蹲坐在宅院裏的老婦人那數著晨昏的背影。另一方面,影片卻也通過年輕人展示一定要將信交給當事人的熱情與執著。

  至此,編導欲強調尊重歷史,但對過去的恩怨無需糾纏的「面向未來」史觀呼之欲出。而這種呼籲走出悲情的後殖民觀點,還通過同樣是台日戀情,但昔日是日籍男性對台灣女性,如今則是台灣男性對日本女性的性別錯置,以及阿嘉對現代友子說「留下來,或者我跟你走」得以清楚呈現。

 換言之,往昔的「邊陲」已不能與恢復了自信的「國境之南」同日而語了。值得指出的是,在此一「去邊陲化」的過程中,不僅僅表現出「邊陲」告別「中心」的意志,也暗喻著建基於「本土」視角的台灣主體性已悄然建立。

     「純本土」語境所引發的爭論

  無可否認,《海》片絕對是一部「純本土」的電影。濁水溪以南、大半的「台語」對白、沒有外省人的族群結構、當然還有老一輩的日本情結,象徵台灣本土性格的元素一一不漏。影片還極力地表現本土精神的包容度,試圖將後殖民的「和解」胸懷擴大到各個族群之間的複雜關係。因此,不僅「台語」歌、日本歌少不了,連月琴北管、原住民歌曲、福音歌、國語流行曲、美國搖滾樂、德國民歌(野玫瑰)、以及那卡西都一一到齊。

 然而,影片對日本殖民統治的「浪漫化」處理、對外省人有意無意的「遺漏」,以及將「中國」化身為隔離日台情誼的持槍士兵,多少反映出《海》片在一方面避重就輕地處理敏感議題,一方面又堅持彰顯「本土」觀點下的矛盾與局限。

 因此,在全台灣無論是甚麽世代、甚麽族群,幾乎人人都在為刷下戰後國片票房新紀錄的《海角七號》而為之瘋狂之際,力排衆議、逆流而上的質疑聲音也終於按捺不住了。

 兩位具代表性的異議者同為出自於學術界的菁英。其一是前述的日研院院長許介麟,在其刊登於九月二十五日《聯合報》,題爲〈海角七號殖民地次文化陰影〉的文章中,批評影片散發出「對過去殖民地台灣的戀戀『鄉愁』」,並指出「在大戰前,『國境之南』指大日本帝國的台灣」,最後則作出「台灣終究逃不了日本文化控制的魔手」的感嘆。

 其後,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副研究員陳宜中則在十月九日刊載於《中國時報》上的〈《海角七號》的台日苦戀 〉中,直接了當地批判《海》片成功地拍出了「被殖民慾望」,並指出「似乎還隱藏著對一九四五年以後中華民國/國民黨統治的有罪控訴」。

       飄洋過海的「大毒草」爭議

 如果說許陳二文是台灣有識之士對彌漫於台灣社會的後殖民主義情愫力度不足的批評,那麽當相關的爭議蔓延到對岸後,在迥異的日本觀與民族主義語境下,《海》片如何被鞭撻得遍體鱗傷也就不難想像了。

 顯然,大陸的輿論並沒有一窩蜂地對《海》片持否定態度。不過,受到「大毒草」的效應,批《海》片的文章也一篇接一篇。曾任多家雜誌主編的司馬平邦在其撰寫的評論文章〈看中影集團怎樣引進媚日台片《海角七號》?〉中,指出該片「把侵略者當年滾回本土的場面處理的堂皇優美」。

 事實上,「媚日」是許多大陸民衆對台灣社會親日情結的解讀。而在閲讀王豐博文後網友所留下的「憤青」式評論中也不乏此一觀點的内容,譬如:「絕對是一部媚日台毒思想貫穿全片的電影」、「現在的台灣人是一群既不要尊嚴又沒有靈魂的人」、「對日據時期的台灣抱有懷舊和對日感恩心態,這好像是一個被強姦的少女要向強姦犯感謝一樣」、「完全故意地遺忘侵略史,這部片子的導演應該拉去……」、「拒絕發行到大陸,決不要去看」等等。                  

 台灣確實是公認的世界上最親日的一個社會,而大陸則是走向另一個極端的「反日大本營」。《海》片彷彿讓兩岸赫然發現了在「統一」議題以外,彼此無法融合的另一個「最大分歧點」。

 然而,老一輩台灣人的日本情結,顯然並非可以簡單到可以用一句「日本皇民化的結果」來概括。事實上,老一輩腦海中井然有序的日治末期記憶有其一定的客觀依據,而對日治時期整體記憶中所存在的「選擇性」問題,也無不與戰後「二二八事件」所造成的心理衝擊相關連。

        兩岸民間「和解」新契機

 誠然,已實現了政治民主化的台灣社會在對日本殖民主義的反省上仍存在「欲走還留」的問題,也因此使以「去邊陲化」為前提的主體性意識的建立矛盾重重。然而,動輒以大陸史觀以及截然不同對日經驗,並以咄咄逼人的姿態要求台灣看齊,則不僅突顯了「中心」主義的傲慢,對促進台灣社會的自省能力也只會帶來反效果。

 《海》片縱使在處理反殖議題上有不足之處,然而該片只是如實地反映了台灣社會真實的一面,談不上「媚日」,也無需搬出「大毒草」這頂文革時期慣用的大帽子來進行鞭撻。而無論是質疑導演魏德聖,還是「國境之南」作者嚴雲農恐怕也是反應過度。其實,兩人在《海》片之前已合作籌拍《賽德克?巴萊》,該短片所描寫的是台灣原住民抗日的「霧社事件」,並將成爲兩人下一部合作的長片。

 《海》片用輕鬆的手法描繪城鄉差距與經濟問題,也提及代溝與文化差異,在社會流動快速的大陸並不難產生共鳴之處。陳雲林訪台期間特地選擇《海》片來觀賞,展現了其願意去理解台灣社會的謙虛姿態。

  馬英九主政後,兩岸在政治上的互信有了明顯進展,下一個課題是兩地民衆如何走上和解。《海》片展現了「真正台灣」的精神面貌與文化底蘊,對大陸人民而言定會有耳目一新的刺激。

 《海角七號》可望成爲促進兩岸民衆相互理解、邁向「和解之路」的契機。     

               
    
                         

                                                      林泉忠筆於麻省劍橋

                   〈本文刊登於香港《明報月刊》20091月號
              http://www.mingpaomonthly.com/cfm/Archive2.cfm?File=200901/pv/01a.txt&Page=1

   請閱作者林泉忠另一篇《海角七號》評論:

  「哈日」與「去殖」中的共鳴?---從香港看《海角七號》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